寫在前置。
  現在正在進行一個創作療遇的任務。
  每天大概會花半小時寫一些我自己想寫的。
  不一定是出本向,有時後也會有像這樣的小段子。

  希望大家會喜歡。


 

 

原曲:【LilyScar】半斤八两【天依中翻】



  學姐摘下了黑框眼鏡,舀了一碗也順手夾了幾塊牛肚到我碗裡,「妳吃吃看這個、肉質挺不錯的。」學姐的髮際滲著微微的汗,初夏吃麻辣鍋的確稱不上是閒適。我夾了一塊學姐遞過來的牛肚,慢慢的咬嚼。麻辣的感受很深刻,但的確非常好吃。
  「你看、我就說很好吃了吧?」學姐又夾東西過來。
  「嗯、很好吃。」
  第一次這麼近看學姐,也不知道是酒的後勁還是學姐的因素,這種暈暈晃晃的感覺非常不真實,唯一真實的是口中的辣燙感。學姐的頸子上的汗毛也沁著汗珠,眉角和鼻頭都是。要是有一個人這樣坐在我對面吃飯,我或許會覺得不是很舒服吧?可是學姐渾身就只有很乾瀞的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颯爽與冽感。

  「學妹你是諮臨的吧?認不認識系上一個大學姐叫方羚?」
  並不是很會和人搭話的我一瞬間焦慮了一下,方羚是我碩班的大直屬,但在我上大二時就畢業了,「嗯、是我的大學姐,吃過幾次家聚。」
  「她還是留著那樣清湯掛麵的長直髮嗎?」
  「大學姐現在是褐色的大波浪。」從我認識大學姐開始就一直是這樣了,雖然是一個清清爽爽的學姐,可是並沒辦法想像黑色長直髮的模樣。
  「…這樣呀……」學姐的表情一瞬間淡了下去,但是又揚起嘴角裝作並不在乎的樣子,會不會是兩個人認識呢…?我腋著這個問題不敢開口,我倆除了湯碗和勺子的碰撞聲以外安靜的徹底。

  「學姐…今年要畢業了嗎?」看到學姐的表情實在不敢問他是不是否認識大學姐,但我另一個藏很久的問題還是趁機溜了出來。
  「是呀、終於要畢業了。大學前前後後念了七年,差點沒被家裡那個老頭砍死。」學姐又恢復那份爽朗的笑,可換我嚇著了。學姐看起來並不像是年紀那麼大的樣子,有時候我還覺得二十歲的自己比不上學姐年輕,「學妹你的表情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阿鵬沒跟你們說過嗎?阿鵬可是我的直屬學弟呢,現在竟然要跟他一起畢業,說來還真是超丟臉的!」
  「學姐…是怎麼了嗎?為什麼念了七年呢?」…是因為…大學姐嗎?最後一句我不敢問出口,但學姐的笑容不減,看起來並沒有要拒絕回答我的問題的樣子。
  「哈哈、大三那年我找人到學校打一個渣男,然後人家老爸是學校教授,我就被處分了。」
  「請問…怎麼了嗎?」




--

  對不起我還是只有寫到一瞇瞇劇情,這樣下去我到底要寫多久才寫的完嗄OTLLLL
  但今天雖然是周五但實在沒辦法多寫,我有一份論文概要要在一個多小時內上傳OTL
  說10回也完結不了的話我是不是考慮該去史???

  是說、不吃肉的人在寫麻辣鍋的時候真的,非常痛苦。
  以前寫食物都有一種很開心也很好吃的感覺(?)
  可我今天吃的是橡皮(因為不知道牛肚的味道)QAQQQ
  下次我絕對不要再挑戰我沒吃過的食物了啦(哭)

  最後、因為我實在很懶,所以女角的背景就乾脆瑪莉蘇個徹底。
  其實是我真的非常想睡覺啊!
  所以有種不知道自己在幹麻的感覺OTL

  多說無益,還是趕論文去~~QAQ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54-005988b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