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實況主淚腺戰士(嵐少)× 尸斬仙雷的CWT33之無料的完全體*
  目前CWT34已經有出推廣本的計畫,希望可以順利完成(艸)


 
(下收)

【遲來的情人節巧克力】
*嵐兄弟設定(哥哥為照片本人,弟弟是B站實況主)

葛格今天從學校回來,歡欣鼓舞的拿著剛入手的巧克力。
聽說是學校的妹子送的。
我偷偷拍了照片,上傳到微博。
然後葛格的男盆友就帶著我最喜歡的麥O勞來,要我先回房間寫功課。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看在尸雷葛格給我買的新遊戲份上。

(不過我沒有偷吃巧克力!白色那顆包著堅果的巧克力不是我吃掉的!)

--

【續*遲來的情人節巧克力】
*嵐兄弟設定(哥哥為照片本人,弟弟是B站實況主)

老師說,天下沒有白痴的午餐。
我不是白痴,可是我也不想要吃這種東西!

尸雷葛格每天都拿著看起來不知道是哪個星球的食物請我試吃!
除了說裡面滿滿都是愛之外,我想不到其他正面積極的形容詞了啦!!
…什麼?小孩子不能說謊?
我才沒有說謊呢!我只是沒有說實話而已!
況且尸雷葛格手上還有麥O勞啊……

(葛格問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嗚嗚我不敢告訴他!)

--

【豢養。】

「請豢養我。」
狐狸對小王子說。
於是以下省略幾千字浪漫。

「請豢養我」
尸雷對嵐少說。
於是以下省略幾千字血腥。

作為ドM和忠犬,尸雷發誓要再接再厲。
這點連犬派的嵐少都表示無力。

--

【嵐。】之一

第一次正式學會這個字,是在小學。
小孩子的手還有些無力,但我一筆一劃的就寫滿了整張紙。
我告訴母親,這是我最喜歡的人的名字。

母親說,這代表山中的霧氣。

很久很久之後,我才明白。
說到底,我也不過就是個在山中因為迷戀著霧氣而迷路的登山者。
甘願為那縹緲,浪費自己僅有的時光。

--

【嵐。】之二。

再次對這個字有深切的體驗,是在中學接觸動漫的時候。
用著非常破爛的日文,勉強才明白。
嵐,在日文中,是暴風雨的意思。

我幾乎能想像,那是多麼的符合小嵐。

而我只是一個祈雨者。
用異端的舞步乞求他的憐憫。
他從不為誰停留,風馳電掣,恣意自在又難以捉摸。
小嵐是場不屬於我的暴風雨。

--

【詛咒。】

祝福和詛咒是一體兩面,無論是各種語言、各種形式。
這點在詛咒傳說悠久的國度讀書的你,再清楚不過了。

「祝你幸福,小嵐。」
你說。
「希望你能夠快樂,能夠平靜,能夠面對世界的紛擾。
「能夠朝著自己的未來邁進,能夠成為自己理想的人。」

「祝你在沒有我的世界還能幸福如初,如同你不曾認識我一般。」
末了這句輕聲的沒人聽見。
你笑了,分不清是對誰的嘲笑。

--

【交往之前。】

從男孩告白到少年,一晃眼十七八年。
在任何場合、以任何方法,有時看來熱血、有時看來浪漫,但傻氣占了絕大部分。
你從不怕被嘲笑。
儘管對方的答案總是拒絕,甚至是各種狹刀帶劍的說法。
但你從不傷心,至少現在回想起來是如此。

你眼中專注的是他的溫柔,包藏在各種調侃之下。
偶爾的羞赧,偶爾的笑,這些都是你的珍寶。
無論光陰摧殘,無論空間隔絕。

--

【交往之後。】情人節──

結束了多年的追逐戰,你始終沒有實感。
結束的那天很突然,起因是被某個質問你們倆的性向問煩了,你本來想安慰他的,但他的QQ上打著:

「去把微博的戀愛狀態改成戀愛中。」

至今你始終不明白他說的究竟是玩笑話還是認真的,但也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抵達了你們第一個情人節。
嘛、埃及這裡可還不是情人節呢!
趁著天還沒黑透,你出門買了巧克力。

『情人節快樂,小嵐。情人節快樂。』

--

【生日祝福。】

「其實我也不是不明白,一個人在外地生活,雖然有朋友祝福自己生日快樂,微博上各種圈各種回覆,感覺起來特不真實。
「真希望現在可以在你身旁,抱抱你。
「東京很冷吧?但你有我,就不冷了。」

「小嵐,我愛你。」

--

【As Time Goes By…】

今天臨時有個會要開,藍髮男人沒吃早餐就連忙出門。
金髮男子追在後,遞上了布巾包起的餐盒,氣喘吁吁的笑著再見。
一個多小時後,金髮男子慎重的檢查門窗,然後悠閒的出門。
藍髮男人的會議延了又延,金髮男子站在講台講了三節。
兩人回到家時已晚,金髮男子提議上街。
屏棄了任何交通工具,兩人散步前往。
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牽手。接吻。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一晃眼,就過了幾十年。

--

【身高差。】

小時候我比小嵐矮一個頭,追在他後面跑時總有一種安心感。
就算我們走失,我也可以輕易的找到他。
長大之後偉大的基因發揮功效,我迎頭趕上,甚至超越了十幾公分。
這樣的自己,是不也會給他一種安心的感覺呢?
可以安穩的抱在懷裡,可以讓他在公車上靠著睡,這樣是不是更帥了呢?

「ねえ、小嵐w」
「你還是早點去死一死好了!」

--

【夢。】

幾個大尸兄從木門裡衝出來,女僕長的臉仍舊驚悚,半身的愛蓮以極度不科學的速度朝你爬來,Black Lab裡的各色殭屍,半裸的禁婆和藍毛紅色面具的傢伙也沒有缺席。
口中問候他們的媽媽,心中大罵賊老天。
下意識該逃,但發現狂父裡出現的人偶拉住你的左腳,スー君拉住你的右腳。
沒有瑪麗亞的小刀、或是瑪莉霸氣的踢走畫面。
你被這些甚至都不知道該不該稱為人的傢伙們包圍。
「死定了…」你心想,耳邊還傳來各種嘎嘣脆。

咚的一聲跌下床。
以奇怪的姿勢纏住你的人還睡的很安穩。
如果眼神能殺人,你早就把這個正在磨牙的金毛混帳碎屍萬段!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51-3c516fa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