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CWT33發放之京極堂無料的完全體!
  京極堂的新刊一定會讓他在CWT34和大家見面請不要擔心OQ



(下收)

  自幼自己就是一個極容易作夢的人,或許是個性孤僻,在夢中我反而能夠自在的和自己相處。而…這個庇護我的溫床,不知道何時開始變質。夢中的自己總是被追逐,有時候是鄰居的惡婆婆,或是學校旁的野狗,每個人都像蛇蠍一樣成為我逃避之物,無論夢界抑或現世。

  渾渾噩噩的日子竟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得了憂鬱症此疾患,自己分泌的憂鬱成為保護自己的硬殼,如同蚌類般的生活著。雖然中禪寺等友人試圖打開我緊閉的殼,也著實花了一番努力,但最終的結果就是讓我能夠帶著殼和現世生活罷了。而夢境在此時也成了難能可貴的躲避之所,縱使我那時淺眠,幾個月都無法有一個簡短的夢境。


  『夢境會忠誠的反映現實,不會欺騙也不會隱瞞。』


  印象中在中學看過這句話,當時讀了佛洛伊德理論的自己相當不以為然,每個夢境的夢象都有自己的表徵,也會因為詮釋的方法不同而有不同的結果導向。頂多也只能把其視為自己的潛意識會在夢中試圖讓意識明白些什麼,以各種曲折繞轉的手段。

  而實際上,我真正體會到這句話的時間,是在戰期。

  那時就算我是理科生,也無法免去被徵兵的命運,遇見了一路從基層生上來的木場。當時軍人普遍對我們這種空降的軍官不齒,但木場不同,他如同大爺的個性對此一點都不計較,幫助了我很多。

  在戰場上的生活非常的刻苦,要吃到一頓食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要睡覺時大部分都還是在戰場上,躲在隱密的樹林或是天然洞窟裡,實在稱不上一個良好的睡眠環境,加上鎮日殺戮,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都相當疲憊。

  或許是這樣,連接潛意識與意識的夢境出乎意料的頻繁出現。有時是上戰場的畫面,有時是中學時期的生活。夢境就像一個四圍的空間,恣意的在時間的洪流遊走,我甚至分不清現在是夢亦或是現實。

  就這樣,『那個』便一直存在於我的夢中。




  「關口隊長!前方好像有動靜!」傳令兵迅速的向我報備。

  這種事情無法多想兩秒鐘,「請大家準備作戰,前線火力狀況知道嗎?」

  「偵查兵目前只看到敵方的士兵,並無看到坦克或是飛機類的武器。」

  「我知道了,但還是不能鬆懈,請偵查兵隨時回報狀況!準備好就讓各小隊行動。」

  「是的,長官。」


  戰場在一個相當空曠的地方,一大片的草原,但因為戰爭的關係,已成了黃土一片。士兵都準備好了,就等我的一聲令下。

  「關口隊長!前線、前線…狀況很奇怪!」偵查兵似乎正在糾結字句,在戰時曖昧不清的字眼是最要不得的。

  「請你把狀況解釋清楚。」

  「那個人,那個人…啊──」在我還沒來得及聽見偵查兵的回報,耳邊傳來的是淒厲的慘叫,我當下的想法是偵查兵被發現了,我們必須要馬上攻擊。

  用了對講機,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回應我,當下的狀況實在毛骨悚然,自己的生命之火就像瞬間遭遇強風一樣,好像下一秒就會熄掉。

  我跑到戰場上去看,踉蹌了好幾回,沿途沒有看見任何士兵,心中也越來越不安。


  ──「你終於來了。」他笑了。


  穿著中學制服的男子低著頭說著。我舉起槍朝他胸口發射子彈,但下一秒他出現在離我不到二十公分處,握著我的槍桿,笑的倒是燦爛。

  「我終於找到你了。」他抬頭,我…

  「你這個膽小鬼,」眼前是另一個我,用著我熟悉又不熟悉的臉孔和腔調說話,「你還是…去死吧!」



  然後烏鴉的叫聲劃破天際,穿著黑色和服的男子出現,我……






  ──我想我知道,他是誰。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50-f18bda6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