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雨(?)】愛情之所以為愛情。



。由於七月發下豪雨(?)要日更,但發現自己其實無法做到所以用每天都最少寫五百字的形式呈現。

。你可能不會,喜歡。

 

(下收)
 


  一場暴雨把將要回家的John淋個渾身濕透,雨傘之無用外加今早牛奶和麵包的告罄,讓John的煩躁指數昇到最高點。叫來了計程車,本想先去過TESCO但在開口之前簡訊嗶聲響起,於是只能嚥下不悅表明地址,「221 Backer Street.」

  下班的尖峰時刻與這場暴雨攪在一起,倫敦的交通自然不可能順暢到哪裡去,但說到底John也不過是個(常常會不小心翹班的)小醫生,看著跳表從四鎊開始直飆到逼近二十鎊心臟也沒有強健可以等他超過,反正離家已經不遠了,於是John付了車資下車。

  在過一個轉角就能回家了Dr. Watson差點就忽略了下雨天仍舊辛勤工作的探長Lestrade及他的屬下們──嗯,這一切只是差點。





  剛從現場穿越人潮過來休息的Lestrade看起來有點疲憊,「一切都還好嗎?」John過去拍拍他的肩膀。

  「不算…太好……」探長揉揉眉心接著說,「報案的時候是說交通事故,但來現場勘驗之後發現這是殺人事件,只是棄屍在十字路口。」

  「I’m sorry about…」雖然沒有看到屍體,但棄屍在十字路口也夠囂張了,「有任何的進展嗎?」

  「進展是還沒有,不過已經大致將現場排除乾淨了,死者的身分也確認了,剩下的大概就是找找證物之間有沒有線索吧。」探長的聲音已經很疲憊了,Donovan正巧拿著一本沾染血跡的筆記本及單眼相機走過來。

  「今天怪胎沒來?」

  「我只是剛好路過。」

  「噢、Lestrade……」Donovan有些遲疑的看著探長,似乎在詢問John在場沒問題嗎?探長只是回以肯定的眼神輕輕點了頭,而John也露出溫和的微笑,Donovan繼續說了,「這個是剛剛從死者身上找到的證物,死者Edward Smith是最近才獲獎的攝影師,而這相機就是當時留在命案現場的,估計是壞了、」

  「回去看看記憶卡還在不在,或許裡面拍到了什麼犯罪現場之類的?」

  「我也覺得有這樣的疑慮。另外這本筆記本應該是日記吧?呃…看起來挺肉麻是真的、、」Donovan對這種男人是有些不以為意的。

  「內容是什麼?」John倒好奇的問了。

  「大致上是詩那類的東西吧?……追逐捲毛的長毛貓之旅 你的眼睛慧黠機靈又帶點狠勁,噁…、接下去的我不太想念……」藝術家顯然不對Donovan這種實事求是的女人的胃口。

  「好吧,排除之後可以先回去了,等Anderson的鑑識報告吧。」就算是蘇格蘭場的Lestrade探長也無法在這樣的大雨下工作太久吧?John也明白,所以先向兩位告別,往221B Backer Street前進。





  「七點零二分,比我想的還要慢了十七分。」

  進門的時候Sherlock正和Mrs. Hudson看著時下最流行的偶像劇(肥皂劇),John想Sherlock鐵定是無聊透頂才會做這種事情。

  「Oh, my dear…」Mrs. Hudson迎上前來,「你看你都淋濕了…先去洗個澡等等出來吃飯吧?今天可是Sherlock特地要求我才煮飯的唷。你一定得嚐嚐。」

  John謝過Mrs. Hudson,當他褪下濕答答的衣裝讓熱水澆淋在身上,腦中突然閃過的,是那個攝影師的遺物,John很好奇是怎樣的照片會招來殺身之禍?而那些看起來很浪漫的手記,怎樣都會覺得攝影師不像是會涉入恐怖事件的人……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呢?





  當John出來的時候,Sherlock正翹腳坐在沙發上,雖然他不是一個對吃飯那麼執著的人,但是臉上也是寫著:『我等很久了』的表情。Mrs. Hudson熱了桌上的菜,……原來他們都還沒有吃,今天怎麼了嗎?John覺得有些愧疚。

  在吃飯的時候為了要消彌這種尷尬,他提起了今天看到的事件。

  「Bored.」室友打斷了他的發言。

  「啊?」

  「Obviously.」

  「難道又有什麼陰謀?該不會是Moriaty?」

  「與他無關。這只是一個無聊又普通的事件。」

  老實說你是不服氣的,說到底這個案子也不單純,雖然可能在那為天才的眼中一切不過只是
桌上的蛋糕,但既然已經涉入,而且還是跟人命相關的事件,自己的正義感就無法放任自己視若如盲。

  Sherlock彷彿可以看穿John的心理活動狀態,起身拿了他的筆電,輸入了16字元的密碼,不管室友的抗議聲輕鬆開機,幾乎是用一根手指的力氣,入侵了蘇格蘭場內建管證物的空間,內容是一系列照片和幾分染血的手稿。

  「Edward Smith是以拍攝風景聞名的攝影師,在國內外都得了一些獎項,但是這一系列的照片都是以人為主,明顯的這個男人就是最近的他拍攝的對象──這點本身就很可疑。先撇除位什麼Smith想要拍人這個問題,照片本身看起來雖然沒有很乾淨,但是真正有問題的或許不是照片本身。」

  John看了一張又一張的照片,男子微捲而狂亂的髮型本身就算招搖,但是他周身的男人更是龐克搖滾樣樣來(縱使John覺得自己並不能確切的分出來兩者到底有何差別?),但那位男子就是照片的亮點,即使在黑暗中、或者逆光的狀況下拍照,男子身上就是有一種微妙的光。

  夏洛克上網輕鬆搜尋一下資料,然後緩慢啟口。

  「這男人叫做Toko Jones,戶籍上雖然是父不詳,但是據傳是Michel Jones的兒子。」

  「你說的是最近在推企業改革的那為Jones?」

  「是。會知道他也是因為他最近的那個企業改革跟Mycroft對著幹,所以多少知道一點。另外他的母親並不是英國人──甚至不是歐、美洲人,他的母親是日本有名的三口組的分堂口千金,自願當那為Jones的情婦。」

  John心想,這要不是利益勾搭的跨越國界,就是那位Michel Jones本身太有魅力了。

  「這位Toko在日本就有參加幫派的記錄,在英國也有幹過搶劫或者是鬥毆事件,我想那位攝影師應該是惹到他吧?」Sherlock點開掃描的文本,「Oh. See?」表情生動,這點John一點也不陌生,John湊近一看,那些文字在他眼裡飛舞──是的、絕對不是因為John的腦子哪裡燒壞了,而是遍佈紙面的字讓他無法理解正確的句子為何物。只有一件事可以明白、





  ──他愛他。





  好吧如果這不能稱之為愛,那麼John也找不到詞語去形容那一張張沾滿血的紙所傳達出來的震撼,充滿著忘卻自己與星辰的距離以及些微而短小的憂傷這種類型的字句,連素來與浪漫無緣的John都起了雞皮疙瘩。


  「Love.」John感嘆。

  「LOVE?」Sherlock放下電腦,以他銳利的眼睛凝視著瞳底映著自己的John。





  ──「Bored。」





--


 
  這裡是發下豪雨(?)七月要日更卻沒有成功的Cacary。
  這個故事雖然很淺白、又相當的沒有設計,甚至連文字都不算精美。
  但是我好喜歡、這樣的故事。

  關於一個以愛為世界中心的攝影師,
  為了拍攝最重要的人死去。

  --以極其獵奇的死法死去。

  Sherlock和John不是重點,重點是攝影師之死。
  還有愛情之所以為愛情。

  Sherlock本身一定很討厭那種充滿星星和小花的愛。
  所以被殺死了這件事本身就很無聊。
  愛尤其是。
  --嘿、我們別期待高功能反社會人格的BBC版Sherlock說出什麼愛是一切之類的鬼話。


  我好喜歡攝影師。

  這是前話也是後話。
  眼底的那個人是閃亮亮的,拍出來的東西就會閃亮亮的。
  這個也是看到某位攝影師拍自己的女朋友居然可以在暗處發光的驚喜。

  突然想到當我跟某位朋友很好的時候,我看到的他們都會亮亮的。
  不會拍照的我之前有拍過杏子的照片、有拍過鄒鄒的照片,還有、當然還有。

  現在回去看真的會想問他們為什麼會在那個時候變漂亮?

  至少我現在再拍就回不到那個狀態了。
  --不、我想這需要時間。

  愛情只是籠統的說法。
  任何感情都是一樣的。
  只要那個人在我眼中亮亮,那麼不小心拍的照片就會異常漂亮。



  我喜歡拍人。
  這句是後話無誤。
  我甚至認為整張照片裡沒有人我就會沒有拍照的慾望。
  但這種隨便把鏡頭對向別人的做法真的要小心。

  我害怕、
  那些純粹而真摯的笑容,
  會因為我而分崩離析,
  最後他不再對我笑。









  ……不知為什麼的,竟然羨慕起攝影師來了。







2012.07.06 Cacary in 靈感咖啡。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43-371457a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