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販:【ALL UK ONLY】傲嬌奇航-傲嬌眉毛是全世界的寶藏!


。封面:

Brutish
——顏色略有色差——


。書名:Brutish。(內含無糖淡奶*)
。配對:APH/英米英。
。作者:Cacary。
。繪者:茶蛙。
。尺寸:A5判。
。定價:120NT。(預購價為:100NT$)
。預定頁:這裡
。備註:如欲通販者,一律以55NT$的便利帶。
    目前只接受轉帳以及郵寄現金(非現金袋)的方式,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糖表甜度;奶表H度。


----以下為試閱(8/25更新)----
 

 
【アメリカ。】

  當你踏上那片土地之時,天氣其實很好,好到甚至讓你以為還在自己的家鄉。你伸了伸腰,空氣涼爽帶著一點點的濕意,但你並不介意——你是休假出來玩的,雖然臨行前上司的話語埋有深意,這並不影響你的好心情。

  提著簡便的行李,你站在下榻的旅館門前,凝望著石砌的街道然後閉眼。你勾起了笑,但又覺得有些冷。
  「先生、今日真是個好日子呢。」旅店老闆與你一同望著街景。
  聽他這麼一說你有些不解,天氣有點寒意,或許是因為有點濕的緣故,「我覺得有點冷呢。」
  他突然愣住,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你當然不會明白表示贊同在英國是項約定成俗的禮儀,但旅店老闆仍舊客氣的說:「是呀、我的太太也覺得今天有些冷。」你們倆便沉默沒有將話接下去。

  你安靜的跟著旅店老闆一同走至房間,他交代幾句就走了。你環顧屋內的擺設,你忍俊不住的輕笑出聲,跟那傢伙的品味簡直一模一樣,如同自己童年最討厭的氛圍。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玫瑰香,你一臉厭惡的推開窗戶,濕冷冷的空氣你有些不習慣,但總歸到底…自己還是來了這裡。


  事情的一開始與你大病初癒的那天下午有關,那天恰好是新任上司的就職典禮,而當日下午則是例行的交接儀式。你領著他穿越長廊,帶著他走過屋子內每一間房間,他偶爾的提問和你偶爾興起的介紹。
  路程的終點是在辦公室——這也已經是傍晚的事了——背向遲暮西沉的日落,他遣去了隨行的侍衛然後喚了你的名,那個你許久不曾聽聞有人如此溫柔慈愛的喚著你的名。

  「……真正該恐懼的,是恐懼本身。」上司、不,羅斯福先生的聲音平靜的敲著你的鼓膜。
  「先生、我明白。您今早已對美利堅合眾國的人民說過了。」他的身影在夕陽的裁剪下顯得高大。
  「不、瓊斯,我是對你說。」


  想到這些你笑了笑然後不可置否,就連決定到英國也只是一時興起……或者該說,有預謀性的一時興起。無論如何、你還是來了,沒有任何外力阻擋,甚至在飛機上所想過他的千萬種制止、表情…但、這些,都沒有。
  淡雅的玫瑰香氣把你往現實拉近,現實的你摘下眼鏡而沒有言語。

  不知道是因為時差,還是因為身體剛好不久,倒臥在床舖上的你突然感到一陣倦意,油然而生的、精神與身體並存的,疲憊。
  像植物發芽似的,疲憊感緩緩伸展自己的命脈,盤根錯節於你的四肢、軀幹……你只能閉眼。





【柯克蘭。】

  你真不明白他腦子哪裡壞了。
  聽到上司貌似是提問但其實是告知的語氣,你十分不優雅的在心中啐了聲Damn。
  「羅斯福先生問你、瓊斯先生即將抵達英國,你會介意嗎。」語氣雲淡風輕。
  握著杯柄的手微微顫著,一股無可遏止的憤怒竄上心頭——當然、你的表情淡然不帶有任何異議。擱下紅茶,若無其事表示自己知道了,你繼續翻閱著案上的文件。
  上司似乎明白,他沒說一聲就走,又或許他說了但你並沒有聽見。

  深吸一口氣,腦中瞬間閃過一百萬種殺死阿爾弗雷德的方法。但、你擱下茶杯,一切依舊平穩安靜,只剩淡淡的餘味飄散。
  濃綠的眸映著案前被框起的相片,深埋在你心口那生冷冷的硬刺又疼了起來,新傷摻著舊傷,鈍鈍的疼著。
  皺起粗濃的眉,嚥下了再次沖泡的紅茶,你以前從未這麼做的。味道一如想像的淡,但親愛的你一如往常的嚥下如同嚥下你的不甘、你的憤怒…還有……你的愉悅,全數拆吃入腹。

  你愉悅的笑了,但眼神卻是令人泫然欲泣的悲傷。

  你提起了電話,囑咐了下屬要好好接待瓊斯先生,這是身為國家意識的自己能做的。
  闔上雙目,你情不自禁開始幻想……幻想他像孩子一樣沉沉睡去,幻想他奔過草原的戲笑聲,幻想他每一天每一天的日常,不自覺的勾起脣角……下一秒你睜開如翡翠般的雙眸,一切的塵土飛揚終將回歸沉靜。
  曾經有位夫人形容過你的眸如湖水,你笑問這是為什麼。
  「你曾看過孩子把石給投進湖裡嗎?」你點點頭。
  「大石頭會激起大的水花,小石頭會激起小的水花,但這一切終將回歸平靜,一切宛若虛假。」你不解的望向她。
  「石頭不會消失。傷痛也不會抹滅。唯一回歸平靜的只有湖面。」你笑了。
  此時的你笑了,湖綠的眸裡滿是沉靜。你知道、這是唯一能夠為你那個『曾經』是自己弟弟的那個人所能做的。

  已經接近夜色。你笑著鬆開領帶。裸足踏向浴室,一室氤氳。

  浸淫在熱水中的你,將臉埋進水裡。水中的金色髮絲飄蕩著,水中的你睜開眼睛看見的世界模糊,幾乎聽不見任何聲音…底下的你笑了。如果可以不管時間,就這麼深深埋在水裡……
  「先生、」管家敲敲門,你看起來似乎很遺憾。
  「我沒事。」
  「先生、水涼了。」
  「我知道。」笑了笑,你起身,踏出瑰紅足踝。你抹去泛霧的玻璃,赤裸的站在鏡前。紅潤的身體,連面頰也因為長時間泡在熱水裡而泛紅。唯一冰涼的只有你如冰山的眸,以及現在的你所揚起的、那麼溫柔的笑。





 

——試閱完畢——
留言:

您好~想請問目前是否還有通販呢?
如果還有的話~我想購買Brutish+蝴蝶效應各一本
謝謝 OAO
│URL│09/19 03:54│編輯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29-a0d1370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