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
  用於新刊Brutish中。
  預定發售場次為All英Only中。



 

*註 各段間無關聯。


  一點也不優雅的踩上你的胸口,他的表情冷漠似乎沒有一絲堪稱溫暖的情緒。你突然看見了,那抹久違的、笑容。
  他嘴角帶著充滿歉意的笑望著你,而你幾乎要相信他在開闔的口後幾近善意的謊言。
  霎時間他撫上你的頰,然後鎮重的向你道歉。而在你要跌入他溫柔而深邃的眼色前,你望見了、他忍不住瞇起眼的笑。
  一個充滿惡質,的笑。
  是的、最後你不知道如何逃離他。他曾說的話被剪碎後不斷敲擊著鼓膜,一直以來所信仰的,已經分崩離析。


  幾近卑微的向上司乞求著,拖著仍在生病的身子,而上司只是看著、什麼都沒說。
  他明白近乎了解,這是你在入獄前最後一次的放風。


  羅/斯/福對阿爾弗雷德說。「真正該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先生,我明白。您今早對美/利/堅/合/眾/國的人民說過了。
  不、瓊斯,我是對你說。

  美/利/堅突然覺得他對這位患有痲痺症的總統肅然起敬,同時也深感恐懼著。美/利/堅淺淺笑著說,我知道了,羅/斯/福先生。



(未完說不定會有待續)


  誠徵繪師ww(心)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23-d5a40d8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