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此為ICEBREAK和Cacary之對話。
  對話地點為Plurk。
  內有其他意見或是言論偏激話語。
  請斟酌使用。


 

 
前言:此為第八屆台積電青少年文學獎公佈之後,關於小說的一些事。

前置閱讀:2010第七屆台積電青年文學獎小說獎決審紀要
     2011第八屆台積電青年學生文學獎短篇小說獎決審紀要

Cacary:

  我就說了,青少年文學已死。
  不夠青春陽光的我們又錯了是嗎?
  我們真時所接觸到世界多麼令人絕望,不是身為我們的你根本不明白。
  並不是因為得不到葡萄所以說葡萄酸,而是當我看到決審記要的前幾句話,我就覺得很…

  [以下為2011決審記要之片段]

  唐諾談到,年輕作者應多記述生活中頻繁接觸的人事物,若強自處理不熟悉的題材則無法寫得精確,例如書寫末日,若文中鏡頭完全是好萊塢的翻版,即喪盡自我獨有的創意。
  唐諾也提及這一批年輕作者的筆墨色調偏向暗沉,較無青春愉悅的想像力。文中人物所展現的行動較少,大都集中描寫抽象化與概念性的獨白。

  觀審年輕作者的書寫窘境,在於未有充分的能力駕馭社會現實題材,面對社會問題顯得較為退縮。周芬伶鼓勵學子應先誠實記敘自我的原始經驗,例如家庭、親子等題材。

  [以上]

  (翻桌)因為你們有所期待,所以逼迫孩子們往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
  請想想,如果在戒嚴時期的你們,被逼迫著要往愛國方向發展而不准寫這些你們當時青年所愛好的題材會如何?
  你們至今仍寫作的原因究竟是因為你們『符合社會所希冀的路線』還是你闡揚了與世界不同的新面貌?

  不過曲加瑞(是這樣寫嗎?)他也曾在節目上說過:真正會從事藝術一直下去的,永遠是那些只得到B的。
  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是在安慰我自己還是幹譙評審。
  (眼神死)


ICEBREAK:

  本來人生就是有輸有贏,比賽得獎和真正的文學是兩回事,不同的評審不同的觀點,即使是當代大家也常常會有兩極的評價啊。
  不用太CARE了<=被退稿N遍XD

  同件作品總會有人欣賞也會有人不喜歡。文學和藝術就是如此主觀的事情。
  走出自己的路,不被得獎與否綑綁才是最重要的,堅持到最後的就是贏家。

  話說回來,陰暗這個論點我也很不認同,大多數成人往往認為青少年應該要陽光向上,但從來沒想過台灣的教育造就的環境要讓這些孩子如何"陽光向上"。
  我同意若以自己所能熟悉的視角及資源作為主要題材對年輕人而言會比較好發揮,就如若我們去寫反攻大陸之類的就很矯情做作,但不能將文章的灰暗面完全否定。
  誰說年輕就不會有灰暗的存在?或許歷練不足不成熟,或許有些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元素,但台灣這個社會這個政府所做的教育總讓我們不斷的絕望,我們又能以什麼做為無聲的抗議?



Cacary:
  我果然還是最愛你了(哭撲)
ICEBREAK:
  唔噗啪!(被撲倒


Cacary:
  其實我只是有點覺得他們把題材限制住了,如果一定要用體會過的事,那世界上很多作者都要去看精神科。

ICEBREAK:
  圍棋少女這本書的作者也只有十幾歲,妳說她經歷過日本八年抗戰,我頭切下來送評審,這本書也是得過獎的。
  不然寫戰爭或寫奇幻科幻等非寫實作品的人怎麼辦?這種比賽的評審切入點是因為把年輕人的"年齡"看得太重了。

Cacary:
  因為太著重年齡了,所以『認為』我們的世界應該如此如此。事實證明,我們活在一個跟他們想像距離有點遙遠的『現實』。
  或者是有點遙遠的『想像』?

ICEBREAK:
  從不同的角度看同樣的東西,本來就會有差距,他們"期待"看到的東西和實際上是不同的吧。

Cacary:
  這就是所謂的『刻板印象』吧?去年楊照說過(以下)

  [2010評審記要之片段]

  楊照則說,新世代的閱讀品味及書寫方式,早已與上一世代天差地別。評審有時難以涉入評斷其書寫。小說的「技藝」蕩然失效,似乎不再受到關注,這究竟是因為青年學子們不懂技藝了?或者是,他們其實開創出了屬於這個世代的另一項「技藝」?因此,若沿用既往的文學品味及素養來進行評斷,恐怕將無所適從。

ICEBREAK:
  還滿有道理的。
Cacary:
  我覺得他果然很有想法,和其他文人不太一樣。(特別是親眼見過後)
ICEBREAK:
  是喔?我沒見過本人所以不能下定論,但聯合報也常看他的文章0.0
Cacary:
  又不是那個意思(笑)
ICEBREAK:
  我的意思是一個人的談吐通常能顯現出和光看文章不一樣的感覺。
Cacary:
  雖然有點驕傲自大了些,不過某方面來說他還滿厲害就是。
ICEBREAK:
  XD
Cacary:
  如果這件是不是只有青少年,而是指整個台灣的文學,那我想我應該會很想崩潰吧?
ICEBREAK:
  要走出自己的一條路往往是件困難的事情,要新生總是比盲目追從還要困難。
Cacary:
  有點看不懂你的意思。
ICEBREAK:
  嘛,看不懂就算了不重要XD 總而言之,走自己認為正確的路吧
Cacary:
  這句話怎麼有點悲慘(眼神死)
ICEBREAK:
  文學是條孤獨的路(拍



(引用結束)


  首先,我真的太激動了(掩面)
  我很喜歡icebreak看事情的角度和『態度』以及『溫度』。
  這兩點我都沒什有,簡單來說應該算素養不好?(眼神死)
  最後希望大家會喜歡。(心)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22-46950b5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