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販:推理人生 MysteryLife -愛的無間劇場-


。書衣:

001.jpg

002.jpg

——顏色略有色差——


。書名:蝴蝶效應。
。配對:【京極堂系列】京極堂(中禪寺秋彥)X 關口巽。
。作者:Cacary。
。繪者:彥。
。尺寸:A5判。
。頁數:62P。
。定價:150NT。
。特典:放進眼睛裡也不會痛。(20P)
。預定頁:這裡
。備註:如欲通販者,1~2本另加郵費30NT,3本以上另加郵費55NT。(多不退少不補)
    目前只接受轉帳以及郵寄現金(非現金袋)的方式,不便之處敬請見諒。


----以下為試閱----

【第一章。】

  這是木場第四次接到這種奇怪的自首案件。


  最近都有奇怪的人跑到警察署來,用很可怕的表情說自己殺了人,這當然引起了警員的關注。只是當警員們盤問『殺害的人是誰?』、『棄屍地點在哪裡?』的時候,那些人就算抱頭想了很久,仍舊無法說出所以然。原本可以當作瘋子大鬧警署依法開罰然後釋放,但他們很堅持自己是犯人,還把犯罪過程講的鉅細靡遺,死也不肯走。這樣的犯罪一般警方根本無法處理,最後只好交送警視廳。

  警視廳的長官們也很頭痛,既不能隨便放了他們,這樣會造成社會的恐慌;也不能輕易的把他們當作犯人看待,畢竟他們還只是『嫌疑犯』,或許是精神出了問題,隨便關起來的舉動,說不定會招來『人權運動者』的不滿。不過,木場還是覺得把他們關在看守所裡根本是浪費國民食糧的舉動,感到非常不滿。


  「這次偵訊結果怎樣?」見到偵訊的同事走出來,一夥人湊上前問。

  「老樣子。」一名警官聳肩,「犯人說行兇的時候,有個男人湊近他耳邊要他殺死面前的人,但一樣不知道被殺的人是誰,也不知道教唆自己的男人是誰,更不知道棄屍地點在哪,不過嫌犯還是死咬緊著自己一定是兇手。和之前一樣,說自己只要觸碰到被害者,被害者就會死掉。唉…真是一群瘋子!」

  木場吊白眼,「處理方式還是老樣子吧?」所謂的老樣子,就是把他們收押,讓他們吃免錢的牢飯,然後持續的找不到證據,等到風波平息後就會被釋放吧?畢竟警視廳也不想那麼麻煩吶……

  「該不會像『案發現場』裡說的一樣,他們都被妖怪給附身了吧?」案發現場就是現在人氣火紅的糟粕雜誌,腥羶色的程度絕對不輸坊間任何一本雜誌,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著重推理及實驗的他們甚至還有警方所沒有的奇怪想法,更別提為數壯觀的線民,豐富刺激卻不虛浮的內容招來了許多讀者。

  「開什麼玩笑?你以為美軍的大炮砸下來就會打到被妖怪附身的人嗎?」木場大吼,煩躁的走到門外抽菸。雖然他不認同那些人所說的,但之前的『事件』倒讓他燃起了『說不定真的是這樣』的一絲念頭。

  「啊!」劃破天際短暫而巨大的聲響,因他突然想到『那個男人』…如果是妖魔鬼怪等等的事,找他絕對沒問題的。最近幾樁詭奇的案子都因有他才得以順利破解,木場想:說不定這次也會因為那個人而順利解決這件事。他捻息了菸蒂,回警署抓起了放在一旁的大衣,向停車場奔去。

  「木場修君~你要去哪呀?」警視廳的同仁朝著木場大喊。

  「我去找援軍!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只剩下這句話幾乎要隱沒在馳車奔去的引擎聲中。


  不知為何地,木場覺得這件事…彷彿是在心底緩緩發根抽芽似的,有著那麼難以言喻的微妙感,希望別是不好的事吶……




【第二章。】


  人類這種生物真是微妙。喜歡就是喜歡,再怎樣也不能騙自己是討厭吧?但因為我們是人類,人類擅長說謊。

  而這件事正是根深柢固的纏繞著事件『核心』的起因,就像亞馬遜的蝴蝶股動著翅膀,帶來的效益卻足以讓美洲捲起一場大風暴。


  「…巽、阿巽……」

  彷彿聽到妻子的聲音,這是冬天的午後,榻榻米在臉上留下了印痕,但我自己倒是還沒反應過來,迷迷糊糊的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

  「等等我要出門一趟,趁天氣不錯你也出去走走吧,最近你都窩在家裡連動都不動的,這樣可是會生鏽的。」啊、真的是妻子的聲音呢,我坐起身來,聽見她的聲音逐漸變小。

  我沒回答,最後聽見木門開了又關,突然想起來今天中午妻子特意留給自己一碗甜湯,雖然當時並沒有吃,但睡醒的我現在倒是很有食慾。

  坐在桌前,邊喝著甜湯邊看報,還有旁邊一疊不得不看的『糟粕雜誌』。最近的新聞果然都指向『瘋子殺人』事件,雖然說並不是真的殺了人(或許該說連有沒有殺人都不知道),光是殺人與否、精神分析、案件關聯等事就足以發行一整本的糟粕雜誌,就連一度停刊的『犯罪實錄』也向我提出了想要追查這件事的想法。後來打消的原因無他--『案發現場』獨佔了整個市場,犯罪實錄完全找不到其他的機會和線索,所以只好放棄。而且現在的我已經出過了一本單行本了,行事得更加謹慎才行。

  隨手翻開案發現場的一頁,看著他們描述,我突然想起了夏天的那場沸沸揚揚的事件,也是像這樣寫的繪聲繪影的……而且想到『瘋子』,自己就會忍不住想起那些關在『殼』裡時光,不知為何的竟然害怕了起來,雖知道這件事和自己扯不上邊,但心底總有些不踏實。


  …千葉縣成田市的成田警察署、千葉縣船橋市橋船東警察署、東京都台東區淺草警察署、東京都千代田區萬事橋警察署。將這四點畫在地圖上,竟然是直線前進的……我們強烈懷疑,下一起案件就會在上野市,還有更多與之連成一線的城市……


  『上野市?』一陣毛骨悚然的情緒席捲而來,心中不免恐懼。但又隨即想到:如果這件事是用那個友人的眼光看來,說不定一切都有什麼理論可以解釋,因此就踏實了起來了吧?他可是這種事情的專家呢。一想到這,我隨即動身前往我那位友人的住處。



  --「這世上沒有不可思議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發生可能發生之事。」


  我爬上暈眩坡後,站在店門前,想想自己真的很久沒出門了呢。

  京極堂夫人見到我,她笑著說:「好久不見吶、關口君。今天鳥口君和敦子都在呢。」我笑笑向她打了聲招呼就進母屋了。

  「…說不定這些人都有潛在的心理疾病,或者是串通犯罪之類的吧?」是敦子的聲音,他們果然待在母屋的廳堂裡(依舊堆滿了一堆書的地方)。

  「可是我覺得說不定會是神怪附身之類的,這點師傅不是最拿手了?」

  「鳥口,我就說不是你師傅了;再說神怪附身這種事……」京極堂注意到我了,「關口你站在那幹麻?連聲『不好意思打擾了』都不會說嗎?如果關口是色子的話,這點一定得乖乖照做吧?不過像你這樣的色子,一定只是個『磨茶粉的』吧!」

  「誰會去當色子啊?這都什麼時代了?」我那位朋友以挖苦我為人生樂趣,看他微微勾起的脣角就知道了。

  「這麼說的意思是,關口你瞧不起那些辛辛苦苦賺錢的色子們囉?原來鼎鼎大名的大文豪也不過只是一隻沙文豬而已啊?」京極堂闔上書,一臉興味的看著我。

  「原來老師是這樣啊…」有時真想掐死那附和的鳥嘴。


  我才正想反駁,屋外的聲音卻突然傳來人聲,「啊!你們都在這裡呀?京極堂我剛好有事可能要請你幫個忙,」原來是木場氣喘吁吁的跑過來,看起來有些狼狽,「是關於『瘋子殺手』的事……」

  「啊、那個啊,我對這種事情沒有興趣。」京極堂收起嘲諷我的笑,一口回絕了木場的要求,冷冷的看著手中的書。

  「可現在只有京極堂對這種神怪之事有辦法啊!」木場大爺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焦躁。

  「看吧、師傅!不只我一個人說這件事跟神怪有關吧?」

  「而且,如果把報案的警署連線的話,之後就會到這個地區了。」我轉述糟粕雜誌裡的內容。

  鳥口馬上接著說:「就是說呀!師傅、你不擔心自己被殺手盯上,也要擔心夫人吧?這麼美麗的夫人,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呀!」又說些聽不懂的話,真懷疑這青年究竟是裝笨還是真笨。

  「我自己的老婆我當然會自己照顧,況且我又是舊書商中最疼老婆的。」我也一如往常的吐槽他,我們也沒見過其他舊書商,哪知道到底是真是假?


  「總之我沒興趣。既然沒有人受傷不是很好嗎?這種本來就沒有的事情,為什麼要插手呢?」淺酌一口淡茶,京極堂接著說:「再說這種事情比較適合小說家和報社記者去追查,最後在文末就會寫上一句『原來這不過是空虛一場』之類的話,就可以把讀者打發過去。」

  「師傅怎麼能這麼說啊?就算是猴子也有知的權利吧!」鳥口這青年又不知道在說哪個奇怪的俏皮話了。

  「那些嫌犯都表示自己在犯罪的前幾個禮拜都收過語焉不詳的信,有些被他們丟掉了,但有幾封信被警署收起來了,這樣看來很是有人在操弄吧?京極堂不是最看不慣這種假藉奇怪的名義傷害他人的戲碼嗎?」木場大爺看起來很激動,那張臉越來越像大爺了。

  「不管怎麼講,這件事我奉勸你們最好也別插手了,如果真有這樣的需求,去找偵探還差不多。」找榎木津那個三流偵探嗎?這樣有找沒找還不是一樣,全天下明白那個人在說什麼的,應該只有京極堂一個人吧?(一個芥川的靈魂加一個奇怪偵探剛剛好讓人頭痛欲裂)

  木場大爺沉思了一下,「警察找偵探還真是不像話對吧?」不會吧?木場大爺這次是認真的?

  「那我跟你去好了。」除了出自於好奇心以外,如果這次也像那年夏天的事件…可就不好了,再不快點的話會有人又踏入『那個世界』裡的…涼子小姐……

  「我也去!」敦子站起身,收拾了隨身的東西準備離去。

  見敦子要離去,鳥口大叫:「我也要去!警官、老師還有敦子小姐等等我|」


  「咦?你們不留下來吃個晚餐嗎?」千鶴子夫人在門外不解的看著離去的我們。




----試閱完畢----
留言:
留言:する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cacary.blog126.fc2.com/tb.php/14-047d544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